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产品手册

知青 时代开拓者足迹研究

时间:2018-11-03 07:19:29来源:本站 作者: 点击:
  

  知青“凤凰涅槃”之路,是共和国千秋万代不变色的胜利之路。知青是合格的火红年代、峥嵘岁月中坚定实践与开创有社会主义“原汁原味”的中国特色理念的开拓者!

  手捧“座谈会”会议手册,封面上闪亮的“开拓者的足迹”六个大字映入我眼帘,令人振奋。尤其在当今“知青问题研究”的是非争论处于“胶着状”,知青身价、知青青春的历史位置被肆意炒作成“洪水猛兽”的情势下,把知青与“开拓者”紧紧联在一起的表达,让人心胸有“豁然开朗”之感。深感“座谈会”立意很有境界,很有眼光,有独到见解与一种非凡卓识,很振奋人心。就冲着这个“开拓者的足迹”议题,我谈几点绌见:

  习总书记的七年“知青岁月”,我和大家一样“感同身受”。但习总书记的处境比我们更艰巨,他的身世、遭遇比我们更加难以想象的。我想那滋味是“无与伦比”的一场“凤凰涅槃”。

  我是1969年2月上山下乡,70年10月入党,73年被选拔为大队党支部书记的。在这十年插队期间,我所在的团队曾经历与自己年龄、学识很不匹配的三件很有意义,较有影响的“改天换地”的知青农村建设“工程”与知青团队自身 “安身立命”锻炼成长的“工程”的实践:

  (一)深山老林开“马路”。我们十几个知青就是一个“工程队”,紧紧地与当地父老乡亲一起克服各种困难,开了一条通往链接外界的“马路”,使得“要致富先开路”超前梦想变现实的“破天荒”的大事。

  (二)修了一座小水库,建了小电站。不仅解决洪水灾害的困扰,还解决了农村用电和初始的机械化加工,结束了几百年以来深山老林的户户人家点松明、用煤油灯的原始生活。知青当年建水库电站之举是立志创业的一次“初试牛刀”演习,更是点亮寂寞山区“改天换地”的火把

  (三)创办了知青农场,给当地带来“现代农业”、“立体农业”、“工厂化农业”一股清新的信息、风尚和崭新的眼界。同时也给知青团队的自身“使命工程”点亮了“前进有方向,工作有力量”的一盏“知青之路”的明灯,并形成我们当年的农村插队生活的一个“座右铭”。

  这是我们高阳小筒团队十年知青岁月比较有影响的“足迹”。在我们福建还有顺昌县来布知青团队、元坑刘必超知青团队。尤其松政知青“石屯水利排”和女知青“三八班”;还有上杭南阳“射山耕山队”知青;以及长泰上海知青左长彬团队、建瓯滕丽英团队与周学俊团队等等。他们的青春足迹比我所在的团队留给新农村建设的成就更丰富、厚重。

  毛主席“再教育”指示五十周年的今天,回头看我们所走过的路,我觉得上山下乡布局是祖国“改天换地”建设新农村的“世纪工程”;是移风易俗、縮小三大差别的“社会工程”;是祖国花朵不做温室弱苗,实行教育革命的“教改工程”;更是知识分子工农化“接地气”、营造崭新一代人的“灵魂工程”。它使整个社会充满着“亦工、亦农、亦学、亦兵”气氛的一派赞新的社会主义景象。

  比如那些“骨头散架”、“压弯身板”、“令人窒息”的估燥、重复的强体力劳动,加上单调、清苦卓绝的生活和伤病痛袭击与困扰等等,真是“煎熬”,伴随着“茫然”、“困惑”,常常让我们“六神无主”、不知所措。知青遇到了前所未有的、全方位的思想动荡和心灵拷问。

  习总书记说他遇到“五关”,确实是这样。苏联英雄保尔柯察金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书里的著名人生提问和“千锤百炼”这句掷地有声的铮锵回答,尤其毛主席《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讲话》的关于“世界观转变”的那段语录,让我们极度疲惫、几乎冷却的心,象干旱枯萎的田野注入了一股透心的清泉,受到了前所未有、脸红心跳的震撼。无比惭愧中我们领悟了毛主席这一代革命家锻造时代新人,防患“十月革命”故乡大厦崩塌的悲剧在中祖国重演的犀利预见;领悟了年轻一代“再教育”步骤是“不考试的人生考试”。习总书记的成长和造福人民与“校正航向”的定力见证了不平凡的知青岁月所夯实基础的历史一幕。

  2、那是年轻一代尝试投身祖国经济建设的一段人生演练、入门筚画“四个现代化”殿堂的实验,检阅知青人生“开智”阶段的“学业”能力。

  “知青岁月”它孕育了一代知青“改天换地”理想、胸怀和脚踏实地苦干、实干的风尚,品尝到了创业、立业的苦涩与艰辛滋味,为后来的“担当”与“使命感”打下了坚实基础。正如先人“筚路蓝缕,以启山林”历程。(注:习总书记体会)

  回头看,我们一代知青在还不谙世事时,就以“初生牛犊不怕虎”的劲头与“初心”,开始了知青摆脱清贫生活的“自力更生丰衣足食”的实践。由模仿“南泥湾”开荒种地、养猪养鸡、生产农副产品自救、自足,到“开马路”、“建水库”、“建电站”、“办农场”有所作为的创业,我们看到了知青“绝地生存”的路子和“改变环境”前景。回头看自己的历程,让自己都感奋。更别说父老乡亲对我们刮目相看的神情。说“青春有悔”,我看“天理难容”。给知青做这种定义,那未免太武断、绝对化与简单化了吧。我看历史也不会答应的,至少我们没有虚度青春年华的。耽误不耽误青春、浪费不浪费时光,内因是主要因素,别太过责备历史条件与历史“布局”这个外因。

  其实“知青岁月”我们是不知不觉地正在无校门的大学堂里攻读着一门“创业”、“担当”与“做人”的“无字之书”一门集政治、哲学与经济“大学科”的无字大书。回头看今天的大学教育状态,我理解这就是毛主席“再教育”涵义的一个组成部分。毛主席比我们对世间纵横“脉络”看得更清明而透彻的。

  对于教育,对于所谓“正规教育”、所谓“中断学业”,革命导师列宁有一精辟阐述:“旧学校总是说,它要造就知识全面的人,。这完全是撒谎,贯串着阶级精神的旧学校,也就只能向资产阶级的子女传授知识。这种学校里的每一句话,都是根据资产阶级的利益捏造出来的。在这样的学校里,与其说是教育工农的年青一代,倒不如说是对他们进行符合资产阶级的利益的训练。教育这些青年的目的,就是训练对资产阶级有用的奴仆,使之既能替资产阶级创造利润,又不会惊扰资产阶级的安宁和悠闲。”“旧学校是死读书的学校,它迫使人们学一大堆无用的、累赘的、死的知识,这种知识塞满了青年一代的头脑,把他们变成一个模子倒出来的官吏。”“旧学校培养资本家所需要的奴仆,把科学人才训练成迎合资本家口味来写作和说话的人。(列宁:《青年团的任务》)列宁的这些震聋发聩教导与毛主席的知青“再教育”步骤和精神是多么地吻合,两位领袖是多么的“英雄所见略同”呀!在培养接班人问题上,对于“守旧”的教育机制,“该断不断,必受其乱”。回望“知青岁月”,犹如“马克思是对的”一样,学生青年与工农相结合的“再教育”路子也是对的。

  有人说,“别拔高上山下乡,别美化知青岁月”“别捂着伤口唱赞歌”。“拔高”与“美化”大可不必,认可上山下乡“主线”和“主流”就好。要是“捂着伤口”还能唱山歌,那才是共和国脊梁的天性,才是顶天立地的汉子,他犹如大革命时期刑场上高唱“国际歌”的英烈。要是有人肆意“贬低”或“涂炭”知青路,我看是更不可取的一种态度。取这种态度是对做人“人品”和“道义”打折扣的。对知青岁月主线视而不见是自己的立场“开小差”,是自己世界观的缺陷,是自己“境界”的层级有待提升。别不自量,别趾高气扬拿“探照灯”照“革命”,以为自己比身经百战的领袖高明。别低估毛主席、周总理老一辈革命家的几十年历练的眼界,别闹出北大一校长“燕雀安知鸿鹄之志”的笑话。

  还有人说:“既然上山下乡那么好,那你为何还回城呢?”请问,“大学”那么好,你为何还要“毕业”、转岗呢?人间那么美好,你又为何要撒手拜拜呢?!提出如此幼稚的问题,难道不觉得这样的“天真”问题是“形而上学”很唯心、很机械的思维吗?!小心,别让“实用主义”蒙了自己的眼睛。何况今日农村体制的变迁和国家情势的发展,农村,还有当年一样的让知青上山下乡的“大门”与“平台”吗?!自然规律不可违、人生使命不可违!要放眼并追随“祖国最需要”五个大字,用义不容辞“让祖国挑选”的思维看“去留”较为客观与“地道”。

  上山下乡、知青岁月,是祖国托负农村这一革命熔炉接纳一代青年的。农民兄弟像大革命时期一样无怨无悔做出许多牺牲接待了我们,并且提供了许多锻炼机会与“舞台”。上山下乡、知青岁月,更是祖国托负一代知青“一片蓝天”,哪怕那片“蓝天”下还处于“一穷二白”,一张白纸,它期待你会描绘出一幅蓝图。它让我们一代知青试验,感悟人生、感悟创业、来个“改天换地”。要是我们一代知青都领悟此举,学会描绘蓝图,并化为“改天换地”建设美丽乡村的工程实施,实践“给你一片蓝天,就造福一方水土”的崇高认知,那是祖国多么期待的幸事呀!!可惜我们还不那么清醒、领悟老一辈革命家的心怀。唯有习总书记他领略了,他由“迷惘”、“茫然”到“自觉”、“身体力行”,他在世人眼里还是十几岁的乳毛未干的儿童团,就在梁家河开创了新天地,他才是我们知青的榜样。

  我深感知青只有与工农相结合,“接地气”,转变“情感”后才能有所作为。“接地气”,转变“情感”过程是知青成长、成熟的一个系统“工程”。没有完成这项“自身”工程,或半拉子、或豆腐渣装门面“工程”,到头来就是“以其昏昏使人昭昭”“怨天怨地”像假“莫言”一样“井蛙不知蓝天之阔”,体会不到“再教育”布局的厚重。此外,当年农村建设,农民兄弟始终是主力军,主导着农村工程建设。我们对农村的一些见解和美好愿望只有在农民兄弟支撑、呵护下,起某种先锋、桥梁作用。在此别拔高我们知青的作用,离开农民兄弟,真的是“寸步难行”、“一事无成”的。要有“自知之明”永当工农的小学生。

  研究知青历史与知青文化,是座谈会的宗旨,“开拓者的足迹”是座谈会的主题和方向,我很赞赏。我觉得研究知青历史与知青文化,要有正确立场和正确的思想指导。要弄清时代背景和环境条件,弄清上山下乡在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历史方位。含混不清,就掂量不出其历史意义。学术研究也有立场与“阶级、道义”的。评价上山下乡,不能用“普世价值”、西方“人性论”以及旧传统观念思维做指导、当标准。不能借“学术研究”,肆意大搞“伤痕风”,“苦难雨”,“孽债泪”的舆论。我赞成这样说法:“绝不歌颂苦难,但也别把创业的艰辛当苦难。”

  上山下乡是系统工程,存在不少缺陷和问题,应当总结其中的教训。但总结教训的结局,不能变成赌咒党和国家“反人类”“没人性”的起哄,不能变成煽动“讨青春补偿费”搞动乱的口实。

  如果总结历史经验教训,出现这样的局面:年轻一代没能得到“是非”界线与底线,尤其不能得到“励志”与“航向”,请问,这还能说这种“历史研究”、“学术讨论”是正确的吗?!研究历史的效果也是检验真理的一把尺子。知青队伍形成许多山头,这不是好现象,作为研究者要扪心自问,在“后知青”时代,我们的使命能否为创造一个没有山头的,求大同存小异、有浓厚学习气氛的环境,形成很励志的知青文化传给后人呢?!一代知青,是毛主席、周总理组建的一支没有穿军装的部队,担负着很不平凡的使命,他是托起中南海今天的太阳这一很神圣的使命。历史将清晰验证老一辈革命家的远见。知青“凤凰涅槃”之路,是共和国千秋万代不变色的胜利之路。知青是合格的火红年代、峥嵘岁月中坚定实践与开创有社会主义“原汁原味”的中国特色理念的开拓者!

来顶一下
近回首页
返回首页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栏目最新
热点内容
相关内容
    无相关信息